他得了60多年糖尿病,现在将要引领一家世界知名的糖尿病机构

长春新闻 阅读(982)

   11:57:39 睡前聊健康

  药明康德/报道

  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诊断为1型糖尿病,在确诊时,医生断言他的寿命不会很长。但如今他71岁了,有两段美满的婚姻(第一任妻子因乳腺癌去世),五个可爱的孩子,在医学职业和学术生涯也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

  这位老人名叫罗伯特?H?埃克尔(Robert H. Eckel),他是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的一位教授,曾任北美肥胖研究学会和美国心脏学会等多家学术机构主席。现在,这位与糖尿病缠斗一生的人,即将成为美国糖尿病学会的新一任主席。

  

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网站

  “我庆幸自己仍然活着”

  “我庆幸自己仍然活着,尽管上了年纪,身体随之不太灵活,但我仍然感觉很好!”在当选为美国糖尿病学会候任联席主席时,罗伯特这样说道。

  罗伯特5岁被诊断为1型糖尿病时,已经有了一些基本的治疗手段,但医生还是断言,他的寿命将因1型糖尿病而大大缩短。不过,罗伯特还是小心翼翼地长大了,而且仅仅因为糖尿病进了两次医院。

  罗伯特小时候,只能通过检测尿糖来进行自我监测,但那只能是个粗略的估计,也不能及时反映血糖的变化。

  到20世纪70年代末,罗伯特30多岁的时候,用上了血糖试纸。指尖上的一点血,能使试纸改变颜色,通过与比色卡对比就能知道血糖的高低。但试纸价格很贵,罗伯特会把一张试纸剪成4份用。

  再后来,他开始使用血糖仪,监测血糖更加方便准确,并将胰岛素注射从一天一次改为一天多次,这样更符合人体胰岛素自然分泌的情况。

  现在,罗伯特戴着胰岛素泵和一个能实时监测血糖的传感器,不用担心血糖过高或过低。但是,以前却没有这么高级的设备,凭着简单的技术和药物与疾病搏斗几十年,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所以,他明白1型糖尿病人所受的苦,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经常感觉不舒服”的孩子

  罗伯特被确诊为1型糖尿病时,年仅5岁。

  当时他每天注射一次胰岛素,但这种胰岛素的作用持续时间只有大约18小时,也就是说每天有6个小时,他都处在体内缺乏胰岛素的状态。

  为了知道自己的血糖水平,他必须经常做尿检——将尿液放在一个小试管里,观察试剂颜色的变化,如果血糖过高,试管里的试剂会从蓝色(没有血糖)变成橙色(血糖含量高)。可是,这个检测只能反应数个小时以前的血糖浓度。

  罗伯特回忆说,他小时候从来没有打过短效胰岛素来纠正高血糖,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血糖高。他经常对他妈妈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不舒服”。而他的妈妈却认为他只是不想去上学。

  除了血糖检测水平落后,注射胰岛素的针管也是个大麻烦。那时的注射器还是玻璃的,他妈妈每天都要把注射器煮一下消毒,有时候注射器会掉到地板上摔碎,所以用起来非常不便。在塑料注射器出现前的多年里,他没法去上学,也不能在朋友家过夜。

  由于糖尿病,小罗伯特不能与其他小伙伴愉快地玩耍,失去了很多童年的乐趣,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沮丧,而是竭尽所能地生活,尽可能少让糖尿病夺走一些乐趣。“由于糖尿病,我的青春期比别人晚,我长得不高也不够强壮。我没法和同龄的孩子比,我发育缓慢,也比较瘦小,但我能打棒球,也没有因为糖尿病缺过很多课。”他说道。

  虽然有各式各样的麻烦,罗伯特仅因为糖尿病住过两次院,一次是在确诊之前,一次是在他七岁的时候,两次都是因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虽然他也经历了几次较为严重的低血糖,但是他的母亲、哥哥、老师和周围的人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给他喝果汁。

  总之,罗伯特童年的生活虽然有些痛苦,但总归是慢慢地长大了。

  

Pixabay

  遵从母亲的意愿,投身医学

  到了上大学的年纪,罗伯特却因为疾病,不能像别的同学那样独自去远方上大学。无奈,他就读了当地一所大学,平时就住在家里。他选择了医学院,并与他高中时的女友结了婚,他的妻子也是医学生。

  很多人觉得他学医是因为自己得了糖尿病,但是他说:“二战时期,我爸爸是一位家庭医生。我妈妈希望我们家中的其中一个儿子也是医生,我弟弟对当医生没啥兴趣,因此这个‘任务’就落在了我身上。我年轻的时候,喜欢科学和化学。” 这里不得不说的是,他父亲在他一岁的时候因为癌症去世,遵从母亲的意愿,似乎也是对辛苦养育他的母亲的一种感恩。

  从医学院毕业以后,罗伯特开始正式接受住院医生培训。当实习医生和住院医生时,免不了要值夜班。该他晚上轮班时,为了防止低血糖,他会吃很多零食。很多个晚上,他感觉很糟糕,估计血糖会很高,但是也没有办法测。可是,他都熬了过来。

  不想研究糖尿病的他,终归还是放不下广大糖尿病患者

  后来,罗伯特确定了自己的研究方向——代谢性疾病与心血管疾病的关系。随后的时间里,他申请到了自己心仪的奖学金,分别师从于相关领域的顶尖学者。求学生涯结束后,他任职于科罗拉多大学,在40年的职业生涯中,共发表300多篇医学论文,创造或参与了医学研究上的多个“首次”。

  他曾说:“我对1型糖尿病也很感兴趣,但是,我不想研究我自己的病。”然而,他最终还是放不下他本来不想研究的糖尿病。

  如今,罗伯特大约有20%-25%的时间是看病人。他的病人有糖尿病(1型和2型)、各种血脂异常、肥胖/代谢综合征以及其他代谢与心血管疾病合并的复杂患者。

  

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网站

  在糖尿病学会的未来任期内,他打算推广与糖尿病相关的技术,并尝试开创一个名为“心脏代谢”的子学科。他说:“随着人口老龄化,人们变得越来越胖,越来越多的人得了糖尿病,我们需要更懂心血管疾病的糖尿病医生,同时也需要更懂糖尿病的心血管医生。”他相信这个新学科将使更多人受益。

  罗伯特有5个孩子,3个女儿都没有糖尿病,但2个儿子都患有1型糖尿病。罗伯特希望进一步推动相关研究,搞清1型糖尿病的发病原因,为将来的孩子们造福。

  小知识

  糖尿病会遗传吗?

  与很多其他慢性病一样,遗传对糖尿病的发生有影响,但不起绝对的作用。某个人家里直系亲属得糖尿病的越多,他得糖尿病的风险也越大,但并不是说这个人一定会得糖尿病。1型和2型糖尿病都是如此。极少数特殊类型的糖尿病例外。

  1型糖尿病在儿童时期发病的比较多,也许有人误以为1型糖尿病是遗传病。其实遗传对1型糖尿病的影响还没有2型那么大。比如同卵双胞胎中有一个得了1型糖尿病,另一个得同样病的可能性不超过50%,而如果是2型糖尿病的话,那么另一个得同样病的可能性要接近75%。

  美国糖尿病学会的数据显示:

  如果父亲得1型糖尿病,那么孩子得同样病的可能性是1/17;如果母亲得1型糖尿病,在25岁以前生孩子,孩子得病可能性是1/25,25岁以后生孩子,孩子得病可能性是1/100。

  但是,如果父母得1型糖尿病是在11岁以前的话,孩子得这个病的风险就会翻倍。

  另外,如果父母双方都有1型糖尿病,那么孩子得病的可能性在1/10至1/4之间。

  遗传对2型糖尿病的影响比1型更大,但是良好的生活方式可以降低风险。

  参考资料

  [1] 'I'm a Survivor': Incoming ADA President Has Type 1 Diabetes. Retrieved August 14, 2019, from

  [2] New interim vice chancellor: Curiosity 'drives the bus'. Retrieved August 14, 2019, from

  [3] ADA. Retrieved August 14, 2019, from

  本文来自药明康德内容团队,欢迎转发,谢绝转载到其他平台。

  药明康德/报道

  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诊断为1型糖尿病,在确诊时,医生断言他的寿命不会很长。但如今他71岁了,有两段美满的婚姻(第一任妻子因乳腺癌去世),五个可爱的孩子,在医学职业和学术生涯也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

  这位老人名叫罗伯特?H?埃克尔(Robert H. Eckel),他是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的一位教授,曾任北美肥胖研究学会和美国心脏学会等多家学术机构主席。现在,这位与糖尿病缠斗一生的人,即将成为美国糖尿病学会的新一任主席。

  

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网站

  “我庆幸自己仍然活着”

  “我庆幸自己仍然活着,尽管上了年纪,身体随之不太灵活,但我仍然感觉很好!”在当选为美国糖尿病学会候任联席主席时,罗伯特这样说道。

  罗伯特5岁被诊断为1型糖尿病时,已经有了一些基本的治疗手段,但医生还是断言,他的寿命将因1型糖尿病而大大缩短。不过,罗伯特还是小心翼翼地长大了,而且仅仅因为糖尿病进了两次医院。

  罗伯特小时候,只能通过检测尿糖来进行自我监测,但那只能是个粗略的估计,也不能及时反映血糖的变化。

  到20世纪70年代末,罗伯特30多岁的时候,用上了血糖试纸。指尖上的一点血,能使试纸改变颜色,通过与比色卡对比就能知道血糖的高低。但试纸价格很贵,罗伯特会把一张试纸剪成4份用。

  再后来,他开始使用血糖仪,监测血糖更加方便准确,并将胰岛素注射从一天一次改为一天多次,这样更符合人体胰岛素自然分泌的情况。

  现在,罗伯特戴着胰岛素泵和一个能实时监测血糖的传感器,不用担心血糖过高或过低。但是,以前却没有这么高级的设备,凭着简单的技术和药物与疾病搏斗几十年,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所以,他明白1型糖尿病人所受的苦,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经常感觉不舒服”的孩子

  罗伯特被确诊为1型糖尿病时,年仅5岁。

  当时他每天注射一次胰岛素,但这种胰岛素的作用持续时间只有大约18小时,也就是说每天有6个小时,他都处在体内缺乏胰岛素的状态。

  为了知道自己的血糖水平,他必须经常做尿检——将尿液放在一个小试管里,观察试剂颜色的变化,如果血糖过高,试管里的试剂会从蓝色(没有血糖)变成橙色(血糖含量高)。可是,这个检测只能反应数个小时以前的血糖浓度。

  罗伯特回忆说,他小时候从来没有打过短效胰岛素来纠正高血糖,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血糖高。他经常对他妈妈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不舒服”。而他的妈妈却认为他只是不想去上学。

  除了血糖检测水平落后,注射胰岛素的针管也是个大麻烦。那时的注射器还是玻璃的,他妈妈每天都要把注射器煮一下消毒,有时候注射器会掉到地板上摔碎,所以用起来非常不便。在塑料注射器出现前的多年里,他没法去上学,也不能在朋友家过夜。

  由于糖尿病,小罗伯特不能与其他小伙伴愉快地玩耍,失去了很多童年的乐趣,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沮丧,而是竭尽所能地生活,尽可能少让糖尿病夺走一些乐趣。“由于糖尿病,我的青春期比别人晚,我长得不高也不够强壮。我没法和同龄的孩子比,我发育缓慢,也比较瘦小,但我能打棒球,也没有因为糖尿病缺过很多课。”他说道。

  虽然有各式各样的麻烦,罗伯特仅因为糖尿病住过两次院,一次是在确诊之前,一次是在他七岁的时候,两次都是因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虽然他也经历了几次较为严重的低血糖,但是他的母亲、哥哥、老师和周围的人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给他喝果汁。

  总之,罗伯特童年的生活虽然有些痛苦,但总归是慢慢地长大了。

  

Pixabay

  遵从母亲的意愿,投身医学

  到了上大学的年纪,罗伯特却因为疾病,不能像别的同学那样独自去远方上大学。无奈,他就读了当地一所大学,平时就住在家里。他选择了医学院,并与他高中时的女友结了婚,他的妻子也是医学生。

  很多人觉得他学医是因为自己得了糖尿病,但是他说:“二战时期,我爸爸是一位家庭医生。我妈妈希望我们家中的其中一个儿子也是医生,我弟弟对当医生没啥兴趣,因此这个‘任务’就落在了我身上。我年轻的时候,喜欢科学和化学。” 这里不得不说的是,他父亲在他一岁的时候因为癌症去世,遵从母亲的意愿,似乎也是对辛苦养育他的母亲的一种感恩。

  从医学院毕业以后,罗伯特开始正式接受住院医生培训。当实习医生和住院医生时,免不了要值夜班。该他晚上轮班时,为了防止低血糖,他会吃很多零食。很多个晚上,他感觉很糟糕,估计血糖会很高,但是也没有办法测。可是,他都熬了过来。

  不想研究糖尿病的他,终归还是放不下广大糖尿病患者

  后来,罗伯特确定了自己的研究方向——代谢性疾病与心血管疾病的关系。随后的时间里,他申请到了自己心仪的奖学金,分别师从于相关领域的顶尖学者。求学生涯结束后,他任职于科罗拉多大学,在40年的职业生涯中,共发表300多篇医学论文,创造或参与了医学研究上的多个“首次”。

  他曾说:“我对1型糖尿病也很感兴趣,但是,我不想研究我自己的病。”然而,他最终还是放不下他本来不想研究的糖尿病。

  如今,罗伯特大约有20%-25%的时间是看病人。他的病人有糖尿病(1型和2型)、各种血脂异常、肥胖/代谢综合征以及其他代谢与心血管疾病合并的复杂患者。

  

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网站

  在糖尿病学会的未来任期内,他打算推广与糖尿病相关的技术,并尝试开创一个名为“心脏代谢”的子学科。他说:“随着人口老龄化,人们变得越来越胖,越来越多的人得了糖尿病,我们需要更懂心血管疾病的糖尿病医生,同时也需要更懂糖尿病的心血管医生。”他相信这个新学科将使更多人受益。

  罗伯特有5个孩子,3个女儿都没有糖尿病,但2个儿子都患有1型糖尿病。罗伯特希望进一步推动相关研究,搞清1型糖尿病的发病原因,为将来的孩子们造福。

  小知识

  糖尿病会遗传吗?

  与很多其他慢性病一样,遗传对糖尿病的发生有影响,但不起绝对的作用。某个人家里直系亲属得糖尿病的越多,他得糖尿病的风险也越大,但并不是说这个人一定会得糖尿病。1型和2型糖尿病都是如此。极少数特殊类型的糖尿病例外。

  1型糖尿病在儿童时期发病的比较多,也许有人误以为1型糖尿病是遗传病。其实遗传对1型糖尿病的影响还没有2型那么大。比如同卵双胞胎中有一个得了1型糖尿病,另一个得同样病的可能性不超过50%,而如果是2型糖尿病的话,那么另一个得同样病的可能性要接近75%。

  美国糖尿病学会的数据显示:

  如果父亲得1型糖尿病,那么孩子得同样病的可能性是1/17;如果母亲得1型糖尿病,在25岁以前生孩子,孩子得病可能性是1/25,25岁以后生孩子,孩子得病可能性是1/100。

  但是,如果父母得1型糖尿病是在11岁以前的话,孩子得这个病的风险就会翻倍。

  另外,如果父母双方都有1型糖尿病,那么孩子得病的可能性在1/10至1/4之间。

  遗传对2型糖尿病的影响比1型更大,但是良好的生活方式可以降低风险。

  参考资料

  [1] 'I'm a Survivor': Incoming ADA President Has Type 1 Diabetes. Retrieved August 14, 2019, from

  [2] New interim vice chancellor: Curiosity 'drives the bus'. Retrieved August 14, 2019, from

  [3] ADA. Retrieved August 14, 2019, from

  本文来自药明康德内容团队,欢迎转发,谢绝转载到其他平台。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