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支付下沉:让老人和农村不“掉队”

长春新闻 阅读(1748)

移动支付无处不在(视觉中国/地图)

农村市场只是需要,但要真正实现移动支付的普及并不容易。农村人口相对分散,人口受教育程度较低,有的甚至没有银行卡。这意味着城市以前的用户教育中使用的移动教育方法在农村地区不会那么有效。然而,移动支付的社会价值也是接触这些传统金融机构的途径。像老人一样,这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下沉市场。

对于移动支付公司来说,这是实现商业成功和社会服务双赢的好机会。作为C.K.普拉哈拉德在《金字塔底层的财富》中提到,金字塔底部不仅是一个市场,也是商业模式和应用的创新源泉。

移动支付公司需要真正了解农村市场的需求,打破过去城市成功经验的局限,创造属于农村的新商业模式。

普拉哈拉德在书中提到了一些案例,例如小额信贷公司建立和使用自助小组。为了打入农村市场,联合利华建立了一个庞大的“Shakti Ammas”网络。一些接受培训并销售联合利华产品的农村企业家。企业引进先进的产品和技术,使每个参与者都能成为微型制造商,微型企业家和微型投资者,在一个有效的组织中寻找创新的市场。

移动支付的功能不仅应该是支付工具,而且还要根据支付方案创建一个靠近农村市场的生态系统,使农民成为企业家和创造者,实现摆脱贫困和致富的目标。这不是一个愚蠢的梦想。《农村大众报》报道了这样的案例。

2018年10月,山东省鹤山乡政府启动了“鹤山之家”微信小项目,让农民工了解家乡的动态,实现信息和项目的共享。与此同时,他们还推出了销售的“鹤山故事”微信商城。薄荷核桃,核桃油,绿豆粉,小麦胚芽,龟山鱼等鹤山土特产,不仅解决了当地村民收获后的销售问题,也解决了农民工的怀旧情绪。目前,该计划有近2万名注册会员。宁阳县鹤山专卖店经理严廷旭介绍,从2018年5月底到2019年,鹤山故事线的交易量突破310万元。目前,他们仍在思考农产品的加工和产业化。

还有很多这样的案例。

农村发展与年轻人不可分割。在城市和村庄之间迁移的年轻人实际上是进入农村的移动支付的媒介。因此,在服务于特定的农村群体时,增加工具的情感联系功能仍然是移动支付企业。重要的力点。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支付这些“城市人”的小型项目和面对面工具将逐步跟随沉没的商业企业,成为“村民”的标准。

以上《2018年农村地区支付业务发展总体情况》显示,2018年,非银行支付机构为农村网络商户提供了5.32亿元收入和2626.31亿元,分别增长92.53%和46.58%。增长令人满意,因此农村市场的活力和潜力也很明显。

有一次,业务的重点只是针对那些“五环内的精英”,因为这些人是具有较高商业可实现价值的高净值群体。然而,随着高净值群体的边际效应下降,农村市场成为新的蓝海。对于移动支付,也许这句话仍然适用于“农村是一个广阔的世界,你可以做很多事情。”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