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景泰富首席财务官离职,下滑的业绩有待回归

长春新闻 阅读(1675)
KWG的首席财务官辞职了,而衰退的表现还没有恢复。长期沉默寡言的何景泰富(香港)正试图重建自己在江湖中的地位。

8月11日,总部位于广州的房地产开发商宣布,公司执行董事、首席财务官和公司秘书徐金天辞去集团高级顾问的职务。

这是公司过去一年人事变动中的最高职位。

与人事调整相对应,该公司在过去几年中在土地市场上的表现相当激进。

一系列行动的背后是公司的负责人孔建伟,他希望改善公司的业绩,恢复失去时间的战略吸引力。

数据显示,今年KWG的合同销售额目标为850亿欧元,这被视为影响1000亿欧元的第一步。

缺少CFO

昨天晚上,KWG报告了一个高级别的变革公告。据悉,徐金天将于2019年8月12日担任本集团高级顾问,辞去本公司执行董事、财务总监、公司秘书等职务。

据了解,徐金天毕业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获工商学士学位,是中国香港注册会计师协会的专业会员。在加入KWG之前,徐金天在一家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工作。

2007年,徐金天进入KWG,成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并于当年11月被任命为公司执行董事。在任职期间,主要负责财务报告、公司财务、财务、税务、风险管理等财务相关事项的财务管理和监督。

徐金天辞职后,郭敬民没有披露新的首席财务官接替候选人,而是将其职能分为三个部分,每个部分负责三个方面:集团副总裁黄启平将负责集团的财务管理;姚志敏将负责集团的财务管理。集团财务管理职责;任命陈建伟为公司秘书。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许金田之前,KWG已经开展了多项人员和职能岗位,而老板孔建一试图加强对公司的管理,使公司能够在市场上有更出色的表现。

2016年,KWG的销售额仅为223亿元,2017年的销售额仅为381亿元。到2018年,KWG加速了冲刺,销量达到654.85亿元。 2019年1月至7月,KWG预售总额为427.54亿元,年度目标为50.29%。

虽然销售规模大幅飙升,但公司的实际股权销售并不突出。根据科瑞数据,前七个月的股权销售额仅为人民币272.3亿元,股权比例低至63.69%。 2018年,这一数字为82.09%。

这一数据变化可以看出,KWG正试图通过合作开发实现巨大的市场份额,并在角落实现超车。

绩效需要扭转

根据数据,2018年,KWG的毛利减少39%至约人民币24.51亿元。毛利减少主要是由于2018年总收入减少所致。2018年,本集团收入为人民币74.77亿元,同比减少35.22%。

显然,KWG面前的重要工作是回到业绩上升的轨道。因此,进入2019年,KWG加快了其入门布局。根据中央委员会的数据,上半年征收的土地数量达到147亿元。同时,其土地征收战略已从“招标拍卖”转变为“以并购为主,招聘和拍卖为补充”,逐步加大旧改革的力度。

今年6月,KWG旗下子公司佛山市鹤庆房地产有限公司签署了广东省佛山市桂城平溪村四个旧村改造前期工作协议,总面积为668亩此外,它还参与了广州黄埔双沙社区,番禺塘头村和黄埔南岗村三个旧村的改造。

与此同时,KWG在开放的土地市场上非常活跃。征地速度涉及广州,北京,天津,杭州,南宁,眉山,重庆等城市。在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以及核心的一线和二线城市,KWG正在用真钱实施其土地收购战略。

花费最多的地方仍然是大本营。据公开资料统计,今年KWG已在广州的土地市场投资65.1亿元,其中包括增城市玉城街萝岗村的宅基地,花都区狮岭街区的住宅,以及天河金融城的商业住宅。三块土地分别为12.46亿元,15.64亿元和37亿元。

拥有大量资金的北京也有自己的身材。 4月4日,北京市门头沟区永定镇出售了一块土地。在第17轮拍卖中,KWG以10.2亿元的价格赢得了土地,保费率为20.14%,底价为99元/m2。

土地市场需要资金支持。国内融资渠道被封锁,KWG在上半年频繁进行海外融资。其中包括2024年应付的3亿3千万美元7.4%优先票据,2024年到期的2.25亿美元5.875%优先票据,以及2023年到期的2亿美元7.875%优先票据。

上述获得的大部分资金用于再融资现有债务。截至2018年底,KWG现金及银行结余账面价值约为人民币567亿元,短期债务为人民币174亿元,长期债务为人民币604亿元。净负债比率为66.4%,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其融资计划之前一直是“腰”。 1月1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宣布“华西证券 - 吉井泰富商业物业一期至第15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处于“暂停”状态。 ABS于3月11日获批,但发行金额从200亿元减少到100亿元。

09: 37

聚焦重庆站KWG的首席财务官辞职,而且下跌的表现尚未恢复

长期沉默的和田太傅(.HK)正试图重建他在河流和湖泊中的位置。

8月11日,广州房地产开发商宣布,公司执行董事,首席财务官兼公司秘书徐金田辞去该集团的高级顾问职务。

这是公司过去一年人事变动的最高位置。

与人员调整相对应,该公司在过去几年中在今年的土地市场上已经非常激进。

一系列行动的背后是公司的负责人孔建伟,他希望提高公司业绩并恢复失去时间的战略吸引力。

数据显示,KWG今年的合约销售目标为850亿,被认为是影响1000亿的第一步。

缺少首席财务官

昨天晚上,KWG报道了一次高级别变更公告。据悉,徐金田将担任集团高级顾问,并于2019年8月12日辞去公司执行董事,财务总监,公司秘书及其他职务。

根据该信息,徐金田毕业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获得商业学士学位,是中国香港会计师公会的专业会员。在加入KWG之前,徐金田曾在一家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工作。

2007年,徐金田进入KWG,成为首席财务官,并于当年11月被任命为公司执行董事。在他任职期间,他主要负责财务管理和财务报告,公司财务,财务,税务,风险管理和其他财务相关事宜的监督。

在徐金田辞职后,KWG没有透露新的CFO替换候选人,而是将其职能分为三个,每个负责三个:集团副总裁黄启平将负责集团的财务管理;姚志敏将负责集团的财务管理职责;陈建伟将被任命为公司秘书。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许金田之前,KWG已经开展了多项人员和职能岗位,而老板孔建一试图加强对公司的管理,使公司能够在市场上有更出色的表现。

2016年,KWG的销售额仅为223亿元,2017年的销售额仅为381亿元。到2018年,KWG加速了冲刺,销量达到654.85亿元。 2019年1月至7月,KWG预售总额为427.54亿元,年度目标为50.29%。

虽然销售规模大幅飙升,但公司的实际股权销售并不突出。根据科瑞数据,前七个月的股权销售额仅为人民币272.3亿元,股权比例低至63.69%。 2018年,这一数字为82.09%。

这一数据变化可以看出,KWG正试图通过合作开发实现巨大的市场份额,并在角落实现超车。

绩效需要扭转

根据数据,2018年,KWG的毛利减少39%至约人民币24.51亿元。毛利减少主要是由于2018年总收入减少所致。2018年,本集团收入为人民币74.77亿元,同比减少35.22%。

显然,KWG面前的重要工作是回到业绩上升的轨道。因此,进入2019年,KWG加快了其入门布局。根据中央委员会的数据,上半年征收的土地数量达到147亿元。同时,其土地征收战略已从“招标拍卖”转变为“以并购为主,招聘和拍卖为补充”,逐步加大旧改革的力度。

今年6月,KWG旗下子公司佛山市鹤庆房地产有限公司签署了广东省佛山市桂城平溪村四个旧村改造前期工作协议,总面积为668亩此外,它还参与了广州黄埔双沙社区,番禺塘头村和黄埔南岗村三个旧村的改造。

与此同时,KWG在开放的土地市场上非常活跃。征地速度涉及广州,北京,天津,杭州,南宁,眉山,重庆等城市。在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以及核心的一线和二线城市,KWG正在用真钱实施其土地收购战略。

花费最多的地方仍然是大本营。据公开资料统计,今年KWG已在广州的土地市场投资65.1亿元,其中包括增城市玉城街萝岗村的宅基地,花都区狮岭街区的住宅,以及天河金融城的商业住宅。三块土地分别为12.46亿元,15.64亿元和37亿元。

拥有大量资金的北京也有自己的身材。 4月4日,北京市门头沟区永定镇出售了一块土地。在第17轮拍卖中,KWG以10.2亿元的价格赢得了土地,保费率为20.14%,底价为99元/m2。

土地市场需要资金支持。国内融资渠道被封锁,KWG在上半年频繁进行海外融资。其中包括2024年应付的3亿3千万美元7.4%优先票据,2024年到期的2.25亿美元5.875%优先票据,以及2023年到期的2亿美元7.875%优先票据。

上述获得的大部分资金用于再融资现有债务。截至2018年底,KWG现金及银行结余账面价值约为人民币567亿元,短期债务为人民币174亿元,长期债务为人民币604亿元。净负债比率为66.4%,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其融资计划之前一直是“腰”。 1月1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宣布“华西证券 - 吉井泰富商业物业一期至第15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处于“暂停”状态。 ABS于3月11日获批,但发行金额从200亿元减少到100亿元。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景景泰

徐金田

孔建伟

金融

广州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