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帅宝宝患重症被建议放弃治疗,爸妈坚守10年只为等待一份希望

长春新闻 阅读(1398)

世界充满了人,对我们来说最感人的是对伟大父母的爱。父母可以为孩子做所有事情,像蜡烛一样自己燃烧,并用尽全力照亮孩子的样子。孙默汉是神经母细胞瘤的孩子。他是不幸和幸运的。十年前,4岁的孙默涵被建议放弃治疗。然而,这正是父母从未离开的伟大爱情,这使他的生命长度延长了10年。父母咬紧牙关,坚定地说:“爱不能爱,放手!”图为孙莫汉6岁时身材帅气。 (图形和北方湖北记录器)

孙墨汉住在安徽省淮南市丰台县毛集镇华家湖煤矿。爸爸孙燕是一名退休退伍军人和煤矿工人。朱苗苗女士是家中的夫妻。她的父母是一对80岁的夫妻。如果10年没有疾病,孙莫汉家的生活必须快乐健康。然而,面对无情的疾病,他们普通家庭对风险的防御可以忽略不计。在过去的十年里,孙燕和他的妻子用尽全力让儿子康复。用他们的话来说,即使眼泪已经枯竭。图为孙燕在军队服役的那一刻。

2009年9月5日,4岁的孙默汉因持续高烧而被当地医院诊断为心肌炎。经过一个星期没有改善,她被送往安徽省的一家省级医院,但医生说她很无奈。随后,孙默汉被转移到上海儿童医疗中心一千英里,经骨穿刺检查后被诊断为“神经母细胞瘤的四个阶段”,并伴有多次骨转换。 “这种疾病是儿童肿瘤的王者。它花了很多钱,很难治疗,而且周期很长。让我们把孩子带回家,快乐地陪伴他完成余生!”医生建议孙燕和他的妻子放弃治疗。图为孙莫汉六岁时的帅哥。

“只要有一丝希望,请让孩子们帮助你,求求你!”听完医生的话后,朱苗苗泪流满面,跪在地上为他面前的医生哭泣。这时,孙延边安慰妻子,悲惨地说:只要儿子松了一口气,就要用铁来对待他。在孙燕和他的妻子的坚持下,孙默涵开始了生存之路上的第一次化疗。恶心和呕吐变得司空见惯,头发迅速脱落。看着他儿子的愧疚外表,他们非常痛苦,流下了眼泪。图为4岁的孙莫汉在医院接受化疗的情况。

在三次治疗结束后,医生告诉孙燕:孩子经历了很多改善,可以接受肿瘤切除术。 “父母,等我出来,手术后我们会一起回家!”在进入手术室之前,孙默涵明智地鼓励了他的父母。四个小时后,医生从孙莫汉身上取了一个直径5厘米的肿瘤,就像一个鸡蛋。它还宣布,孙默汉的治疗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死亡离他越来越远。祝他好运越来越远离他。近。经过12次化疗和15次放疗后,孙默涵在2010年9月康复后回到了期待已久的家中。图为5岁的孙默涵在医院里玩耍。

在三次治疗结束后,医生告诉孙燕:孩子经历了很多改善,可以接受肿瘤切除术。 “父母,等我出来,手术后我们会一起回家!”在进入手术室之前,孙默涵明智地鼓励了他的父母。四个小时后,医生从孙莫汉身上取了一个直径5厘米的肿瘤,就像一个鸡蛋。它还宣布,孙默汉的治疗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死亡离他越来越远。祝他好运越来越远离他。近。经过12次化疗和15次放疗后,孙默涵在2010年9月康复后回到了期待已久的家中。图为5岁的孙默涵在医院里玩耍。

时间是2016年4月12日。当孙燕和他的妻子听说他们的儿子总是说他们有腿痛时,他们就像一只害怕的鸟一样带他到淮南市中心医院。磁共振检查结果显示可能是肿瘤转移。为了验证真实性,抓住治疗的黄金机会更好。孙燕和他的妻子一次又一次地将儿子带到上海儿童医疗中心。 “永不复发,上帝保佑我的儿子!我们的家人再也不能折腾了。”在前往上海途中,朱苗苗圃在马车交界处虔诚地祈祷。图片显示,由于不舒服,孙莫汉在火车站的椅子上睡着了。

“疾病复发,伴有转移,造血干细胞移植是挽救孩子的唯一途径。”虽然孙燕夫妇有心理准备,但医生的话仍然像刀,他们的心痛,让他们感到不堪重负,渴望没有眼泪。考虑到当时他的儿子在11岁时是明智的,为了不影响他的情绪,孙燕和他的妻子试图压抑他们心中的失落和悲伤,然后回到酒店。面对儿子的反复询问,他们说出了“善行”的善意谎言。儿子睡着后,孙燕和妻子偷偷来到酒店哭了起来。图为朱苗苗正在照顾从医院出院的儿子。

为了集中精力照顾他的儿子,孙燕别无选择,只能让他的老父亲帮他办理等候手续。六年前孙墨汉也重复化疗之路。 2016年10月,孙燕和他的妻子得知在北京一家医院接受了良好的移植后,他们立即来到了北京。住院后,面对100万移植费,他们惊慌失措,因为他们几乎身无分文。旧债不明确,需要新债。无奈之下,孙燕不得不一夜之间回家筹款。图为2019年5月21日,孙燕从矿井下来后接到了妻子的电话。当他得知他的儿子没有钱并停止治疗时,他抽了几块钱的香烟。

让孙燕感动的是,虽然六年前他们借来的钱没有得到回报,但他们的大多数亲戚和朋友都不介意,但他们会说“先拯救孩子,以后再付钱”。特别是,孙燕的表弟在经营卡车后,每次急于检查货物,都会是第一次给孙燕打钱,这让孙燕的家人特别感动。虽然很难借钱,但家人的温暖和友情的宝贵帮助孙艳借了70多万元,加上卖掉房子的钱,孙燕终于攒够了儿子的移植手续费。图为2019年5月21日,在挂上妻子的电话后,一名5英尺的男子孙燕泪流满面。

回到北京后,孙燕决定他的妻子身体不好,决定陪儿子去仓库。他的想法恰逢孙默汉。 “爸爸,你陪我去仓库!我母亲的头发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成长。我不想让她剃光头。我们都是强壮的男人,没关系! “孙默涵简短地说了几句话,朱苗苗感动得热泪盈眶,她高兴地尖叫着对儿子尖叫,说:“儿子,妈妈累了,然后苦,然后不舒服!用你的话说,一切都是值得的!” 2016年11月10日,孙默涵与父亲一同进入仓库。

孙燕和他的妻子意外地想到的是,儿子刚刚进入仓库十天,并因药物反应而出现心脏,肝脏和肾脏衰竭等各种并发症。他病危三次,发烧超过一个月。他的身体肿胀,皮肤被烧伤。同样,每天40多便血,在短短一个月内,全身摔下一层皮。 33天后,在躲避死亡之后,孙默涵总是计算出这个位置,但他故意避开一切。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孙默涵不仅不会说话,而且他的左脸肿了,眼睛也无法打开。全身皮肤有两层皮肤,朱苗苗心疼的泪水转过来。

值得一提的是,在Sun Mohan被释放的第三天,他突然喷鼻子而感到震惊,并且吓坏了他的父母和医务人员。医生承认他从未遇到像他这样严重的病例。三个小时后,随着几位医生的联合抢救,孙默涵终于醒了。因为嘴巴溃烂,无法说话,孙莫汉在手机上打字写道:“医生叔叔,我什么时候可以好?等爸爸妈妈带我去迪士尼玩?”孙燕和现场的医务人员熊不能停止哭泣。图为孙燕正在照顾她的儿子。

“妈妈,别碰我,否则皮肤会脱落!”当朱苗苗照顾孙默涵时,他这样看着他的母亲。 2016年11月23日,孙默涵突然失去了耳朵。当他看到母亲的嘴,他听不见时,他哭着打电话给他写道:“妈妈,我听不到你在说话。是的,我不能再打电话给你了妈妈?妈妈会救我的!“幸运的是,孙莫汉的听证会在两个月后逐渐恢复正常。 2017年新年前夕,孙默汉回家休养。图为朱苗苗别无选择,只能离开儿子回家。

当孙燕和他的妻子认为他们的儿子在移植后会受苦时,运气不好再次取笑他们。 2018年6月12日,孙默汉再次进入上海儿童医疗中心。检查结果是“疾病复发并转移到骨髓”。医生道歉,没有好的治疗,建议放弃。 “不,永不放弃!我们已经过了9年,我相信9年来还有很多孩子!”朱苗苗为她的儿子尖叫。虽然医院最终接受了孙莫汉,但他们只能住在出租屋,因为他们没有钱,他们经常去门诊接受化疗以维持生命。图为朱苗苗照顾孙墨汉。

为了省钱,孙燕回到家乡继续开采,经常挣更多钱,加班加点,不用白天或晚上。即便如此,Sun Mohan的化疗也是断断续续的。今年5月,在医生的建议下,孙燕要求她的儿子接受免疫治疗作为“白老鼠”,但遗憾的是失败了。 7月6日,朱苗苗和她的母亲别无选择,只能回家。在这一点上,有人建议孙燕和他的妻子想要第二个孩子,但他们拒绝了。 “家人不关心谁是会员,多少,但是否有爱!只要我的儿子还有一口气,我们就会爱你,当你无法爱,放手!”孙燕和他的妻子发誓并不情愿地说。

孙燕和他的妻子介绍说,经过十年的漫长岁月,他们只有一个目标,但他们是挣扎不屈。那是尽力使他们的儿子康复。他们说他们从来没有后悔自己没有在家里买了一件新家具十年了,而且他们没有为对方买过一件体面的衣服。他们无私的努力只是为了爱。他们必须是合格的父母,他们必须配得上他们的儿子。 “有时,放弃很容易,坚持下去,苦涩可能很难,但这是值得的,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朱苗苗含泪说道。图为孙燕的床垫都是白色的,他们仍然不愿意把它们扔掉。

尽管Sun Mohan的最后一次免疫治疗失败了,但医生说他可以继续在8月份接受下一次治疗。现在,他儿子的住院治疗越来越近了,孙燕的家人再也不能筹钱了。焦急地在一起哭泣。 “我是一名退役士兵,一线煤矿工人和一位有尊严的父亲。如果还有办法,我将永远不会寻求社会的帮助。我求你拯救我的儿子并帮助我们。”人!在我的余生中,我希望我的儿子能陪伴我们到这两个人!“孙燕寻求帮助。图片显示了孙燕的矿井疲惫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