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俞开课丨5-4回到新东方领导岗位

长春新闻 阅读(1628)

12: 21: 37柠檬丢失

第五讲在雾中看花

新东方增值后,我回到了新东方的领导地位。

可能在2002年,由于这些朋友的要求,我退出了董事长和总裁的职位。因为他们说:“俞敏洪,你是一个农民,现在新东方要现代化。改革过程中最大的障碍就是你。如果你不是董事长兼总裁,让我们这样做,也许我们可以带来新东方在正确的轨道上。

我想如果他们这么认为,我可以说出来。正如我在上一部分所提到的,我开始掌握新东方的业务,确保业务的正常发展。你去改革,你去担任董事长和总裁,所以我放弃了董事长和总裁的职位。王强成为董事会主席,胡敏成为总裁。他们合作和发展。

从2002年到2004年,差不多两年前,我只是新东方的股东,即使他们有时也不让我走。他们说我参加股东大会影响了每个人投票时的态度,因为我坐在那里,每个人都觉得投票有压力,所以我没有参加股东大会。

他们说:“我们保证您作为股东的利益,但股东大会,董事会和总裁办公室,您不应该参加。”很长一段时间,我不会参加这些会议。

他们互相投掷了两年多。两年后,他们发现他们也遇到了很多困难。许多事情无法推进。他们还有各种各样的矛盾和斗争。他们认为,如果他们想要这样做,他们可能不得不回到俞敏洪,所以他们邀请我说:“现在主席和总统将继续属于你!”

5514a92dfa31c5d29fdd4b9806391d90.jpeg

(2004年1月21日,新东方高级领导和学生们庆祝新年。)

当时,在2004年,新东方最激烈的内部斗争已经过去,每个人都能够理性地思考一些问题。

我们的最终目标实际上是在新东方做好工作并做好工作。如果新东方可以上市,每个人都会受益。至于谁是领导者,谁将掌握它,无关紧要。要说新东方最有资格的还是俞敏洪。虽然俞敏洪更朴实,但他毕竟是新东方的创始人。当我们回来时,俞敏洪已经在新东方工作了三五年。

据他们说,俞敏洪是新东方的真正的开国之父。我们刚刚成立新东方的叔叔。也就是说,我们只是新东方的叔叔。俞敏洪是新东方之父。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仍然会回去继续帮助俞敏洪前进,但我需要不断激励他并继续提高。因为他太朴实了,新东方将非常朴实。如果没有土壤,就没有发展前景,我们就没有发展前景。

所以,两年多来,他们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事实上,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一直在取得进步,因为这是我生活中的一个标准。我觉得无论在任何位置,在任何困境中,你都必须保持自己的进步。

我给出的例子,例如,我在大三的时候患有结核病,并在医院住了整整一年。今年是一种疾病,我在医院的情绪很郁闷,你想去北京大学,有结核病,但在这种内心的抑郁症中,我仍然深深地意识到你只有不断进步,未来可能会有机会。

当我在医院时,我读了两三百本书,备了近一万个英文单词,读了几十本英文原版,直接为我后来回到北京大学三年级和四年级奠定了基础。事实上,它是部分奠定的。我今天职业生涯的基础。

在这两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不是董事长兼总裁。事实上,我非常沮丧。我觉得这件事最后有点不开心。事实上,乔布斯已经匆匆忙忙。后来,王志东也从新浪的创始人阵地赶来。我也很匆忙,但后来我回来了,乔布斯回到了苹果公司。我没有乔布斯的才华,但我回来后回到了新东方,后来又把新东方带到了一家美国上市公司。我今天一直这样做,我觉得我做得很好。

当我不是董事长兼总裁时,我做了很多事情。首先,我从未放弃努力发展新东方。虽然我没有立场,但我觉得新东方的健康是第一位的。也就是说,因为情绪,你不能让我离开,因为伙伴们已经把我吹走了。我觉得鱼不如网。我会和你一起做的。如果你不想重视我,我会简单地把新东方变成黄色。我会自己再做一次。这个想法一闪而过,但最后我觉得每个人都说这对新东方都有好处。

在这个过程的中间,除了帮助业务的发展,我仍然与朋友联系,帮助联系新东方的投资者,并介绍新东方的咨询机构,以使新东方正常发展。北京大学的一位弟弟,正在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咨询,我们介绍了他。

正如我之前所说,王明福是中国的“地球”咨询机构。我们将来会去美国上市。 “Tu”咨询机构可能不熟悉这项业务。我们希望把“外国”咨询机构。介绍,因此它导致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今天,普华永道是中国最着名的企业管理咨询机构之一。与此同时,我之前也曾说过,许多投资者已经从国内个人投资者转向机构投资者。

我的目标很简单,那就是新东方的发展。我是股东,我会受益。我精神上无法去,无论是好脸,都可以放回去考虑。新东方从头开始。当我在2004年,我十多年的青春时光致力于新东方。如果你想破坏“新东方”这个词,请为我关掉它。心理上不可接受。因为我在精神上属于新东方,新东方是由我创立的。新东方不仅是一个商业实体,也是一个精神实体。

那时,新东方每年都有很多书。这本书的标题叫做《新东方精神》。自我完善的精神是新东方精神的核心。如果我放弃,就意味着我放弃了这种精神。所以在精神上,我仍然是新东方的核心,我仍然在弘扬新东方的精神。当任何外部合作到来时,他们肯定在找我,无论王强是董事长还是胡敏是总统。在外人看来,我的个人声誉比其他人都大。

如果我不能在精神上与新东方不相容,那么它将成为两个皮肤,一个新的东方皮肤,于敏红一个皮肤,最终的结果必须是私人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大家一起为新东方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我从未理解企业管理,并开始了解系统的系统管理。因为新东方从来没有结构化,从学校到公司,再到集团公司,后来想上市,作为一名纯老师,我的能力远远不够。

我该怎么办?我打算学习,从公司法到商业管理,读大量书籍,差点去哈佛大学读MBA,但后来却没有时间。我从那时起读过的书籍,从德鲁克到稻盛和夫,也有大量有关企业管理的书籍,同时还阅读了大量有关上市公司法律法规的书籍。事实上,两年后,我一半是自学。 MBA。

当我回到担任董事长兼总裁时,我实际上明白董事长和总裁应该做些什么。如何建立公司的组织结构?董事会与股东大会之间的权力划分是什么?董事会和下任总裁办公室会议的权力分解是什么?

通过这种方式,我对它已经相对熟悉了。我过去常常和感情中的每个人纠缠在一起。我不知道组织的结构是如何构建的。人们怎么能布局呢?现在可以说它已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每个人都真正意识到第一个是俞敏洪的进步,第二个是俞敏洪对新东方最无私的。如果你想在新东方做点什么,每个人都会意识到这样的结果。此外,他们发现,无论是总统,总统,总统,都是不一致的,最后让俞敏洪回到董事长兼总裁,或许是新东方的最佳选择。

所以在2004年,我回到了董事长兼总裁的位置。

从7月到9月,“老俞八卦”将序列化《蛋壳来了》APP上的“新东方成长”音频课程和80天内发布的新书《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文本内容。

ca0815a09a9bfcb6a86f9d3d4d74b7e3.jpeg

第五讲在雾中看花

新东方增值后,我回到了新东方的领导地位。

可能在2002年,由于这些朋友的要求,我退出了董事长和总裁的职位。因为他们说:“俞敏洪,你是一个农民,现在新东方要现代化。改革过程中最大的障碍就是你。如果你不是董事长兼总裁,让我们这样做,也许我们可以带来新东方在正确的轨道上。

我想如果他们这么认为,我可以说出来。正如我在上一部分所提到的,我开始掌握新东方的业务,确保业务的正常发展。你去改革,你去担任董事长和总裁,所以我放弃了董事长和总裁的职位。王强成为董事会主席,胡敏成为总裁。他们合作和发展。

从2002年到2004年,差不多两年前,我只是新东方的股东,即使他们有时也不让我走。他们说我参加股东大会影响了每个人投票时的态度,因为我坐在那里,每个人都觉得投票有压力,所以我没有参加股东大会。

他们说:“我们保证您作为股东的利益,但股东大会,董事会和总裁办公室,您不应该参加。”很长一段时间,我不会参加这些会议。

他们互相投掷了两年多。两年后,他们发现他们也遇到了很多困难。许多事情无法推进。他们还有各种各样的矛盾和斗争。他们认为,如果他们想要这样做,他们可能不得不回到俞敏洪,所以他们邀请我说:“现在主席和总统将继续属于你!”

5514a92dfa31c5d29fdd4b9806391d90.jpeg

(2004年1月21日,新东方高级领导和学生们庆祝新年。)

当时,在2004年,新东方最激烈的内部斗争已经过去,每个人都能够理性地思考一些问题。

我们的最终目标实际上是在新东方做好工作并做好工作。如果新东方可以上市,每个人都会受益。至于谁是领导者,谁将掌握它,无关紧要。要说新东方最有资格的还是俞敏洪。虽然俞敏洪更朴实,但他毕竟是新东方的创始人。当我们回来时,俞敏洪已经在新东方工作了三五年。

据他们说,俞敏洪是新东方的真正的开国之父。我们刚刚成立新东方的叔叔。也就是说,我们只是新东方的叔叔。俞敏洪是新东方之父。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仍然会回去继续帮助俞敏洪前进,但我需要不断激励他并继续提高。因为他太朴实了,新东方将非常朴实。如果没有土壤,就没有发展前景,我们就没有发展前景。

所以,两年多来,他们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事实上,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一直在取得进步,因为这是我生活中的一个标准。我觉得无论在任何位置,在任何困境中,你都必须保持自己的进步。

我给出的例子,例如,我在大三的时候患有结核病,并在医院住了整整一年。今年是一种疾病,我在医院的情绪很郁闷,你想去北京大学,有结核病,但在这种内心的抑郁症中,我仍然深深地意识到你只有不断进步,未来可能会有机会。

当我在医院时,我读了两三百本书,备了近一万个英文单词,读了几十本英文原版,直接为我后来回到北京大学三年级和四年级奠定了基础。事实上,它是部分奠定的。我今天职业生涯的基础。

在这两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不是董事长兼总裁。事实上,我非常沮丧。我觉得这件事最后有点不开心。事实上,乔布斯已经匆匆忙忙。后来,王志东也从新浪的创始人阵地赶来。我也很匆忙,但后来我回来了,乔布斯回到了苹果公司。我没有乔布斯的才华,但我回来后回到了新东方,后来又把新东方带到了一家美国上市公司。我今天一直这样做,我觉得我做得很好。

当我不是董事长兼总裁时,我做了很多事情。首先,我从未放弃努力发展新东方。虽然我没有立场,但我觉得新东方的健康是第一位的。也就是说,因为情绪,你不能让我离开,因为伙伴们已经把我吹走了。我觉得鱼不如网。我会和你一起做的。如果你不想重视我,我会简单地把新东方变成黄色。我会自己再做一次。这个想法一闪而过,但最后我觉得每个人都说这对新东方都有好处。

在这个过程的中间,除了帮助业务的发展,我仍然与朋友联系,帮助联系新东方的投资者,并介绍新东方的咨询机构,以使新东方正常发展。北京大学的一位弟弟,正在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咨询,我们介绍了他。

正如我之前所说,王明福是中国的“地球”咨询机构。我们将来会去美国上市。 “Tu”咨询机构可能不熟悉这项业务。我们希望把“外国”咨询机构。介绍,因此它导致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今天,普华永道是中国最着名的企业管理咨询机构之一。与此同时,我之前也曾说过,许多投资者已经从国内个人投资者转向机构投资者。

我的目标很简单,那就是新东方的发展。我是股东,我会受益。我精神上无法去,无论是好脸,都可以放回去考虑。新东方从头开始。当我在2004年,我十多年的青春时光致力于新东方。如果你想破坏“新东方”这个词,请为我关掉它。心理上不可接受。因为我在精神上属于新东方,新东方是由我创立的。新东方不仅是一个商业实体,也是一个精神实体。

那时,新东方每年都有很多书。这本书的标题叫做《新东方精神》。自我完善的精神是新东方精神的核心。如果我放弃,就意味着我放弃了这种精神。所以在精神上,我仍然是新东方的核心,我仍然在弘扬新东方的精神。当任何外部合作到来时,他们肯定在找我,无论王强是董事长还是胡敏是总统。在外人看来,我的个人声誉比其他人都大。

如果我不能在精神上与新东方不相容,那么它将成为两个皮肤,一个新的东方皮肤,于敏红一个皮肤,最终的结果必须是私人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大家一起为新东方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我从未理解企业管理,并开始了解系统的系统管理。因为新东方从来没有结构化,从学校到公司,再到集团公司,后来想上市,作为一名纯老师,我的能力远远不够。

我该怎么办?我打算学习,从公司法到商业管理,读大量书籍,差点去哈佛大学读MBA,但后来却没有时间。我从那时起读过的书籍,从德鲁克到稻盛和夫,也有大量有关企业管理的书籍,同时还阅读了大量有关上市公司法律法规的书籍。事实上,两年后,我一半是自学。 MBA。

当我回到担任董事长兼总裁时,我实际上明白董事长和总裁应该做些什么。如何建立公司的组织结构?董事会与股东大会之间的权力划分是什么?董事会和下任总裁办公室会议的权力分解是什么?

通过这种方式,我对它已经相对熟悉了。我过去常常和感情中的每个人纠缠在一起。我不知道组织的结构是如何构建的。人们怎么能布局呢?现在可以说它已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每个人都真正意识到第一个是俞敏洪的进步,第二个是俞敏洪对新东方最无私的。如果你想在新东方做点什么,每个人都会意识到这样的结果。此外,他们发现,无论是总统,总统,总统,都是不一致的,最后让俞敏洪回到董事长兼总裁,或许是新东方的最佳选择。

所以在2004年,我回到了董事长兼总裁的位置。

从7月到9月,“老俞八卦”将序列化《蛋壳来了》APP上的“新东方成长”音频课程和80天内发布的新书《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文本内容。

ca0815a09a9bfcb6a86f9d3d4d74b7e3.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