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智亭:道教信仰,究竟是感性,还是理性?

长春新闻 阅读(1568)

  “我以为,道教思想是中华文化的结晶。道教把古先民万物有灵原始信仰、对祖先崇拜的鬼神信仰和老庄哲学思想融会于一予以继承和发扬,形成博大而系统的道教思想。道教信仰是具有理智的神仙信仰,相信人通过修炼能够健康长寿而得道成仙;相信人能有功于国,有德于民,死则会被奉祀为神。”

  闵智亭《道教教义的现代阐释序言》

  a6cff5ed156644fd9f86ef7ae76807ed

  有人认为,信仰是不讲理智的,讲理智的就不是信仰。信仰这东西信了就信了,没有什么理由。闵智亭认为“道教信仰是具有理智的神仙信仰”表现在“通过修炼”“有功于国,有德于民,死则会被奉祀为神”,有功有德与修炼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道教徒的修养是建立在道教优良传统观念信仰上的自我完善道德、人格的修养,也就是道德操守的自我建设的修持作为。”(《道教杂讲随笔》闵智亭)

  “具体,道教的优良传统是重现实,重人生,不反对科学,力争掌握生命的主动权,认为我命在我不属天地。在社会生活中,既不追求功利的入世,也不专注悲观的出世,而是牢牢掌握这两种处世法来进行品德修养。”(出处同上)

  ba67460fbbc8487399aa1a98eb096cbd

  生命的主动权很大程度上还没有掌握在人类自己手中,自然界的种种灾难的肆虐、种种病痛的折磨还常常毫不客气地威胁着热爱生命的人们。与自然和谐相处是一个永恒的课题,要不断地探求。如果把“重人生”狭隘地理解为“贪生怕死”,久而久之就会丧失生命的主动权。只有入世与出世相结合地对待人生,才会有逍遥与自在。这些都是理智的表现。

  思想活跃会导致信仰活跃,反之,思想僵化则信仰失之于理智,两者都不利于道教信仰的确立,它的理智是“中和”的,不温不燥的。“有理智”更突出了道教思想对信仰的调控与引导。

  西学东移后把科学与迷信对立起来,倡导科学,反对迷信,把道教思想作为迷信来反对和清除,客观上反而制造了混乱。科学与迷信是自然社会的双生子,人们在实践中遇到的问题,解决了的称科学,尚在解决中的称实践。道教的不断实践的思想是不违背科学的。

  cae73af5e60f4ac5b39c9c1f83d56155

  “纵观道教历史,道教与国运兴衰息息相关,这是道教的民族性。正是这种民族性锻炼培养成了道教容纳百川的胸怀,所以道教对外来文化不排斥,而是择其善者为我所用。道教继承道家与时迁移,应物变化,以虚无为本,以因循为用思想,不墨守陈规,随时代的车轮而与时俱进。”(《道教教义的现代阐释序言》)

  道教主张虚无为本,无论怎样的适应都不能偏离或放弃根本,否则将在适应中失去自身。国家强盛,道教担当起仙道贵生强民的教化责任,国家衰弱或者受到异族入侵,道教担当起拯救民族的使命,这就是理智的又一种表现,不断地修正自己,完善自己,是实践的需要,也是道教思想文化服务现实的需要。

  3f753011e9f940d28c5f680ce4e33e0c

达到当天最大量